vixen

關鍵詞點梗:羅賓制服

好长一篇咚那啥啊!!!!!

一品亂炖:

×注意CPBucky BarnesXDick Grayson


×梗概:成為了美國隊長的巴基再一次與迪克見面的時候,對方已經成為了蝙蝠俠。




巴基有大半年沒有踏入哥譚地界了,並不是因為這座城市的現任守護者跟他的前任一樣會在黑暗中悄無聲息地出現然後朝他大吼“滾出我的城市”,而是他真的很忙。




內戰的硝煙遠遠還沒有過去,每個人都籠罩在失去史蒂夫·羅傑斯的陰霾之中,作為新鮮上任的“美國隊長”,巴基永遠沒有辦法做的比他的搭檔更好。然而,通過這段時間的努力,也逐漸有人願意認同他。他忙於四處奔走拯救世界,哪裡需要美國隊長,哪裡總有他,偶爾他們還需要冬日戰士,那麼他還得一人分飾兩角。那陣子,他真恨不得自己能夠分身成好幾個人,只有不斷地去嘗試做到最好,才能夠不辱沒手上這面沉重的盾牌。




這大概也是為什麼三個月前聽聞哥譚換了一對“活力雙雄”後,他沒能第一時間趕過來參加對方的“接任儀式”。他猜或許對方生氣了,才會連續三個月,他所有的簡訊都石沉大海。但他明白,這只不過是他不願意想像對方跟自己是一樣的,所以寧可假裝他生氣了——好像說得他才是他們之間脾氣更好的那個,他來負責忍受對方,而不是對方來忍受自己。




可惜的是,這樣的幻想在他潛入蝙蝠洞的那個瞬間就被打破了。現在已經是凌晨三點多了,蝙蝠俠與羅賓的夜巡該當結束了,哥譚最近風平浪靜,巴基來以前就打聽清楚了。他知道這座罪惡腐朽之城即將醞釀更大的風暴,只是還不是現在。明明應該上床就寢的人,此時此刻就像他導師那樣,端坐在蝙蝠電腦前,留下一個黑漆漆的,陰沉又僵硬的背影。他似乎專注於稻草人最新的毒氣遊戲,絲毫都沒有覺察到冬兵的潛入,然而,巴基也不會心存僥倖,顯然他已經是一隻像樣的大蝙蝠了。




“你知道現在已經是好孩子該呆在床上的時間了吧,迪克?”冬兵利落地佔據了一個絕佳的位置,以保證他的影子能夠居高臨下地投射到眼前人身上,將他整個籠入期間。他雙手抱胸,裝作抓包了孩子的大家長,但挑起的嘴角還是不小心洩露他頑皮的情緒。




迪克沒有回頭,卻長舒了口氣,繃緊挺直的背部與肩膀也放鬆下來,他癱進了椅子裡,腦袋正好挨上了冬兵的制服。巴基今天沒有穿那套令人側目又亮眼愛國的美國隊長制服,他發現還是成為冬日戰士更容易,也更輕鬆些。“神諭今天報告了有可疑的人潛入哥譚,但完美地躲過了她的追踪,我還擔心是新入局的老玩家。你怎麼來了?沒記錯的話,美國隊長昨天還在倫敦跟外星人作戰。”




“但冬日戰士有條線準備要收了,我的獵物敢逃進哥譚,以為我就會放過他。然而我卻還要狩獵,權當放鬆放鬆。”巴基輕輕地捏了捏迪克的肩膀,發現那硬得像塊石頭,他忍不住用上些力氣與手法,迪克不由自主地更放鬆了,他甚至閉上了眼,看起來昏昏欲睡似的。“你幾天沒睡覺了?”




“有三……四天?我睡了幾個小時。”迪克蹙著眉,他倒不是故意要這麼說,巴基看得出來,他還真的有點想不起來了,太多太多的事情壓在他可憐的小腦袋裡。他不像他的導師,腦子就跟斯塔克家那個電子管家一樣能夠24小時超速運轉計算,精確可怕。迪克也聰明,可他不是蝙蝠俠,恐怕也從未想過要成為蝙蝠俠。就如同他從來沒有想過要成為美國隊長那樣,他們都沒有為此而作任何準備。那輕而易舉舉起的盾牌,那輕輕鬆鬆飛揚在背後的披風,對於他們來說,皆逾千斤重。“我不認為你有資格說我些什麼,所以無論現在你準備了多少尖刻之語,都給我噎回去,詹姆斯。”




“我還什麼都沒打算說呢。”巴基的口吻彷彿帶點委屈,好像這麼可憐的模樣,迪克就不會跟他針鋒相對了。但是,這就像傳統一樣,他們這對助手組合作的時候,免不了就是風趣幽默的調情,冷笑話般的雙關語,糟糕的粗言,還有互不相讓的反唇相譏。簡直就像為了彌補他的搭檔,跟對方的導師居然能夠和平相處而不是一言不合打起來的遺憾。“不過,成吧,我趕了一天的路,沒力氣再同你耍嘴皮子了。現在,親愛的小鳥兒,我們能去睡覺了嗎?”




“為什麼你不能自己去睡?”迪克似乎翻了個白眼,他扭過頭盯著冬兵,樣子有點生氣,“我不記得我們有過什麼高中女生的約定,一起去睡覺,一起去洗手間,一起做點什麼——我的意思是,你是成年人了,而且你是冬日戰士,你可以一個人做任何事。”




“問題在於,我有更好的選擇,為什麼非得一個人?”巴基捧著迪克的臉,俯下身去,他暫時沒有打算將這一個親密的舉動變成一個吻,因為他剛剛決定如果迪克·格雷森不去睡覺,他將一個吻都得不到。“迪克·格雷森,你的男朋友穿過了整個大西洋來見你,你卻告訴我你還在準備跟稻草人的約會?我發誓我真的會幹掉克萊恩。”




迪克被他盯得不太自在,他惱怒地揮開了巴基的手,轉過頭去。但他確實對冬兵投降了,他開始動手歸檔整理眼前這些情報與數據,另一方面,他總算開始脫下那身沉甸甸的蝙蝠裝束了。




黑暗騎士並不適合迪克,巴基從羅賓的時期就認識對方了,他見過那隻鮮豔的小鳥活潑快樂地從大蝙蝠的陰影跳出來,笑聲妖嬈,還帶著呱噪又奇怪的雙關語。他靈活敏捷的身手,讓他總能輕盈地完成匪夷所思的騰空打擊動作,那雙光潔的小腿,大概曾是絕大多數哥譚犯罪者們的噩夢。巴基從不認為自己比迪克差,他們是不一樣性質的助手,蝙蝠俠需要一個令人矚目的誘導,他好在敵人將視線都集中在那隻羅賓鳥的時候從黑暗中神出鬼沒地把他們擊倒。美國隊長卻是可移動的巨大的標靶,他以身軀吸引着敵人的活力,而巴基總會在暗處照看著他,也總在暗處偷偷地完成那些暗黑的骯髒的小任務。




那時候,他們年少氣盛地總要一爭高低。誰才是最棒的助手——他們的對話幾乎永遠都會在最後回到這個話題。那時候,他們離不開各自的搭檔,也從未想過會離開。直到夜翼與蝙蝠俠分道揚鑣,直到冬兵與美國隊長天涯永隔。




再次見面,巴基自嘲說,他起碼贏過迪克一回了,他死而復生,他被洗腦,經歷完全不一樣的人生。他成為美國隊長最不可戰勝的敵人,成為冰雪中不朽的鬼故事。他是冬日戰士。而迪克,他依舊是英雄,他和蝙蝠俠互相諒解了,他以夜翼的身份守護著一座城市,他成了正義聯盟中令人信賴的一員,他成了他往後那些兄弟不可逾越的夢想。他永遠都是黃金男孩,與巴基截然不同。他們再也不爭論到底誰才是更好的那個搭檔,因為巴基已經知道答案了。即使迪克從不這麼認為。




現在,他們又變得不再一樣了。巴基活到了聚光燈下,他一舉一動都交由全世界人民來指點評判,他不能像個暗殺者那樣從容遊走在灰色地帶裡。而迪克,他褪去那些光鮮亮麗閃閃發亮的一切,用沉鬱的黑色裹緊了自己,穿行在哥譚灰濛濛的夜空之上。他比他所知道的那個迪克·格雷森更沉默了,他不再笑,不再像只粘人的小狗狗,不再說那些糟糕的冷笑話與雙關語,把人煩得要死卻永遠沒有人會對他真正生氣。




倒是現在,巴基承認自己有那麼點生氣了。迪克漸漸地變得像以前哥譚的守護者,也像某個時期的冬兵。




“稻草人在策劃一場狂歡,我擔心那些剛剛被關進阿卡姆的混蛋們板凳沒坐熱又會跑出來。上一次我花了整整一周的時間,幾乎沒怎麼睡。”迪克揉揉眉心,這會兒他徹底鬆弛,不再是黑暗騎士模式。他有些懶洋洋地蹭上了冬兵的懷抱,困倦地閉上了眼,“抱抱我,巴基,當蝙蝠俠真是太討厭了。”




巴基扶穩了整個人癱軟在他懷裡還試圖起身的踉踉蹌蹌的人,他拉扯着對方,半拖半抱地往樓上走去。“當美國隊長也沒好到哪裡去,見鬼的,我還不能用槍,因為我現在是全美國的精神與夢想。他們好像都指望我能夠像史蒂夫一樣單手揍暈二百多個希特勒。”




“相信我,蝙蝠俠更麻煩。我有這座罪惡永遠無法結束的城市,有布魯斯的麻煩兒子,還不止一個,彼此之間還要相互看不順眼,連乖巧的提米也突然不聽我的話了。彷彿只要我不是布魯斯·韋恩,我就他媽的處理不來這所有的事情。每個瘋子——天知道他們怎麼就知道了我不是原來那個蝙蝠俠——都可以嘲弄我,認為我是冒牌貨,巴不得將我倒掛到哥譚警局門前的牆上,好像這樣他們的蝙蝠俠才會來管管他們。”迪克咕噥着向巴基抱怨了一大堆,語速又快,口音又奇怪,還帶著點困頓的鼻音,“現在管束着這座城市的是我,教導達米安的,出面處理韋恩集團事務的那個人也是我,我才是蝙蝠俠!他們憑什麼這麼不滿——不滿就和阿卡姆的小鐵窗,黑門監獄的破牆壁說去,我可是樂意效勞。”




一連串的抱怨,冬兵都認不出笑出聲來,沒有了蝙蝠俠鎧甲的迪克,才是他真正認識的那個迪克,總是唧唧喳喳地說這話,喋喋不休,嘮嘮叨叨。有時候他甚至不會在意他說了些什麼,迪克也不太會,他時不時就忘了這些話是不是以前就跟巴基提過了,又會重複講上一遍。他就是不能閉上嘴,也不能夠停下來向巴基抱怨布魯斯,抱怨蝙蝠俠。就像巴基也會向他抱怨史蒂夫,抱怨美國隊長。




當然,他們總歸還是最佳搭檔,最可以交付生死,最值得信任的人們,可布魯斯和史蒂夫有時候的確很煩人,蝙蝠俠和美國隊長就更甚。迪克總認為有一點他勝過冬兵很多,那就是蝙蝠俠後來有好多羅賓,而美國隊長卻只有這麼一個巴基·巴恩斯。但巴基卻認為迪克在這方面是永遠的輸家,唯一只會是最好的那一個。




也許迪克對布魯斯而言也是最好的那一任羅賓,往後他所有的繼任都無一例外地活在這位黃金男孩的陰影之中。首當其衝大概是死掉的那個羅賓。他拽著迪克,正好路過了那個展示櫃,那身羅賓制服還被懸掛在那兒,不同的是旁邊多了一套蝙蝠俠的制服。巴基不由自主地停住了腳步,迪克穿過的羅賓制服,被傑森·陶德繼承了,然而他死了,回來卻不再是從前的那個人。然後他從超人手中接過了蝙蝠俠的披風,以最慘烈的方式將它重新武裝到自己的身上,他成為不了他想要成為的那個人,也成為不了別人想要他成為的那個人。他覺得迪克有點像被卡在這二者之間了,就像眼前的畫面,迪克的半張臉映在羅賓制服的展示櫃上,另外半張卻出現在蝙蝠俠頭盔的陰影裡。




他們站了一會兒,迪克終於抬眼,彷彿現在才看到面前的兩個展示櫃,他苦笑一下,“我不像布魯斯那麼自虐,沒事就站在這兒看風景——偏偏這又是蝙蝠洞裡最糟糕的收藏品。蝙蝠俠一生之中最大的兩次失敗,一次他失去了羅賓,一次他讓整個哥譚失去了蝙蝠俠。哈。”




“你現在是這裡的主人了,你可以把它們都蓋起來。”




“假裝這一切都不曾發生過也不是我的風格。”迪克把腦袋往巴基肩窩裡蹭了蹭,“這對我來說是個警示,我不能夠失去我的搭檔,也不能夠再讓城市承擔一次失去蝙蝠俠的痛苦與瘋狂。”




“你已經做得很好了。”




“只有你會這麼說了。”




“你可以當作這是我們彼此的自我安慰。”巴基歪著腦袋,眨眨眼,“如果你能當好蝙蝠俠,那麼我肯定可以當好美國隊長。這就是一加一這麼簡單的推論。”




“無效推論。”迪克再次閉上了眼,巴基扯著他離開了潮濕陰暗的洞穴,重新回到溫暖可人的地面上來。他微微一笑,這是一個極其迪克·格雷森的笑容,像此時的燈光那樣閃耀,又充滿了古怪的自信與輕佻,“我們都知道,誰才是更好的那一個。”




“走著瞧。”巴基挑釁地回應,一如當年。




=


拖這麼久終於完成了 @Mostly红茶less 點的梗。


其實當時看到那個梗的時候我就想到是這個時期的這兩個人的見面,但當時一直冥思苦想不出對話,直到昨天看到她的文,一下子就豁然開朗了XDD


另外,不要在意老冰棍的時間線,誰讓他們聯動的漫畫的時候助手組那麼可愛我實在捨不得放棄那個時期XD

评论

热度(29)

  1. vixen一品亂炖 转载了此文字
    好长一篇咚那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