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xen

日常小段子

闷热。空气像胶质厚重的压在人胸口,星盾都劈不开。明明穿的是棉质T恤,体感却像闷在钛合金制服里。本来指望机车跑起来能带点凉风,偏偏现在是下班高峰时间。哈雷再机动穿梭也抵不过每个路口稳如泰山的红灯。半小时前刚换上的T恤已经湿透了。背上的金属盾大概也被捂热了,因为吧唧在他背后不舒服的扭动。

“要把盾牌放到前面去吗?”等红灯的时候史蒂夫转头去问吧唧。吧唧此刻一定在懊悔没把头发扎起来,因为汗湿成一簇簇的半长发都黏在脸上脖子上,一点都没平时油腻而飒爽的女神风范。吧唧摇摇头,撅着嘴嘟囔了一句,“它的体温还比你低一点。”

 

一个小时之后好容易回到公寓。吧唧二话不说抢占了浴室使用权,都没像平时一样客套一把,含情默默的来一句“要一起洗澡吗史蒂夫?”什么的。

“不要冲冷水啊吧唧!”

史蒂夫往浴室方向嘱咐一句,虽然知道效果不大。然后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跟进浴室。

“等一下,先卸妆。”手里直接抓起棉片倒卸妆水,拉过脱得已经只剩内裤的吧唧抹上去。卸妆水是拜托pepper买的,据说这个牌子比较温和不伤皮肤又有控油功效。

“天太热了,下回出任务别涂迷彩漆了吧?你瞧这汗一出,一脸墨黑跟sam一样。以后跟人介绍就说,‘这是猎鹰的哥哥,猎浣熊’了。”

吧唧热得不想说话,瞪他一眼任他收拾。史蒂夫仔仔细细同时力道轻柔的擦掉了所有的油彩,端详了一下,嗯,跟以前一样白净。这才让吧唧去洗澡。

又想起pepper的嘱咐,又喊了一句。“记得再用洗面奶洗一下啊!别冲冷水!”

玻璃隔间里只有哗哗的水声。

 

吧唧裹条浴巾浑身滴着水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发觉房间并没有如他期待的凉爽宜人。一片黑咕隆咚的,还门窗大开。窗外其他楼也都有没灯光。吧唧心里有不良预感。

“电网负荷太大停电了。”史蒂夫举着手机短信一脸无奈。转过脸来吓了一跳,吧唧的脸惨白惨白的。

吧唧意识到他的惊吓眼神,扯扯脸上的无纺布。“晒后修复面膜,娜塔莎给的。你要吗?”丢给他一片塑料包装。

“你今天一整天都带着口罩根本就没晒到太阳吧?”

“可是很凉快啊。”

史蒂夫伸出一根手指蹭蹭面膜表面,的确很清凉。看看包装带上的说明,主要成分:甘草,薄荷,芦荟,丝瓜。还挺天然。

“娜塔莎说冰一下再用会更舒服。要我帮你放冰箱吗?”

史蒂夫犹豫了半分钟,还是摇头。

吧唧往阳台走过去,头发上身上的水滴滴答答落了一地。站了半天也没觉得有风,于是果断扯掉浴巾转身又往浴室去。“那我再冲一会。电来了叫我。”

史蒂夫一把拉住他,光速替他擦干他身上的水珠再套上干净睡衣。“淡水是珍贵的自然资源。现在好多地方都缺水,咱们不能这么浪费。”

吧唧扁扁嘴,又往厨房去。

“那我去冬眠。”

“冰箱太小塞不下你。”

猎浣熊愤懑的抓抓头发,“我要喝牛奶。”

史蒂夫只得放手。然后看着吧唧把冰箱从冷藏室到冷冻室全部扫荡了一遍,拿出了所有冰的食物:牛奶,冰淇淋,啤酒,果汁,冰棍,做冰块的冰格,以及袋装速冻豌豆和玉米。在通风口摆个大大的圆圈,自己爬进去大字打开躺好。

“我是一只冬眠的北极熊。”

史蒂夫好气又好笑的揉揉眉心,把豌豆玉米和多余的冰饮都放回冰箱,给他留下一盒牛奶和一罐冰淇淋。就这么一会,地板上已经是一圈水渍了。

“吧唧,食物会坏掉的。你也不想顶着闷热出去买牛奶吧。”剥了一根冰棍放他嘴里,看他一边腮帮子鼓了起来。冰块被咬得嘎吱嘎吱的响。显然嚼冰棍嚼得挺愉悦的吧唧还不时伸出舌头舔掉嘴唇上的糖水。

等史蒂夫洗了澡出来吧唧还在一动不动装死中。街上仍旧漆黑一片,大家都把门窗打开了。可是完全没用。空气纹丝不动的。耐不住的人已经在楼下骂起来了。

史蒂夫又查了社区bbs。“看来短时间内没法恢复电力了。”

他在吧唧身边坐下。就那么五分钟的时间吧唧已经喝掉了一升牛奶干掉了500克把根达斯。那圈水渍都不冰了,蜿蜿蜒蜒淌了一地一直漫到了他的头发。史蒂夫拿纸巾擦干了地板,又替他擦干了发梢。手指抓着他一撮头发把玩而视线飘去了窗外。天色昏暗下来了,厚重云层黑压压的悬在头顶。

“要是能下一场大雨就好了。”

听到这话吧唧的铁臂忽然脱离身体飞到茶几上去抓手机。

“你要打电话给谁吗?”

“索尔。告诉他他弟弟在布鲁克林。”

史蒂夫从机械手里拿过机按下挂断键。“吧唧我想美国移动暂时还没覆盖到阿斯加德。”

“……”吧唧像是抗议一样打个滚,让自己离史蒂夫更远些。“你简直是只火炉。”

被嫌弃的史蒂夫眨眨眼,眼角瞥到某银白色物体借着沙发掩护正向冰箱匍匐前进。几步跟上去拉住机械手。

“吧唧你不能再吃冰淇淋了,会拉肚子的。”

机械手听从主人指令企图抗争,金属片咔嚓咔嚓分开又扣紧,好像人体肌肉一样的发力。终究抵不过下定了决心不让他吃坏肚子的美国队长。机械手收起力道,朝他比个中指,就飞回了主人身边。

“史蒂夫你简直是只老母鸡。”燥热的猎浣熊继续用浓重的鼻音抱怨。

史蒂夫打开冷藏室检查了一下食物库存,“吧唧你饿吗?需要吃点什么吗?三明治?”

“我要冰淇淋。——老是在说吧唧你不要这样不要那样。……”

“那么蛋包饭?我刚跟banner博士学会的,试试我的手艺吗?”

“我要冰淇淋。——以前明明我才是开启老母鸡模式的那个。”猎浣熊一脸伐开心的看着一点都不受闷热影响在料理台上忙开的人,不由怨恨起正版血清和山寨血清的差距。“以前总是我在唠叨,‘别逞强史蒂夫’‘别去招惹大个子史蒂夫’‘别去征兵史蒂夫’,你从来不听我的。为什么我现在得被你管?”

被碎碎念的那个毫不介意的端了一份蛋包饭和一杯冰水放在他面前,笑得像卖国债的那会那么灿烂而专业。

“尝尝看吗?我放了很多你喜欢的番茄酱。”

结果只有冰水被选中了。浣熊握着冰水杯子抱膝靠落地窗而坐。地板已经睡热了而玻璃窗还剩下一点点凉气。

“不是老母鸡,不认识你。”(厚颜无耻的借用k太太名台词。)

史蒂夫只能随他去。

 

睡到半夜史蒂夫被脚步声惊醒,借着走廊灯光他看到吧唧站在床边。条件反射的让出一侧床给他躺下,伸手揽着他的肩靠向自己。窗外有窸窸窣窣的雨声,室内不再闷热,有凉风夹着细碎雨丝打在床头。史蒂夫拉过被单盖住两人的身体,而吧唧又往他肩窝挪了挪,像浣熊嗅食物一样嗅他的脖颈。

“你身上有甜的胡椒味。”

“嗯,是pepper送的沐浴露。你饿了吗?我去热三明治?”

浣熊紧搂着他的腰不放开。“三明治没有胡椒味。”

“那么蛋包饭?我可以给它洒点胡椒粉。”

“胡椒粉不甜。”

浣熊还在嗅食物,头发丝戳得他脖子痒痒的。

“那好吧你还是吃了我吧。”

浣熊抬头朝他笑,借着昏黄灯光史蒂夫看到他一口整齐的小白牙闪过。


评论(1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