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xen

正大光明 第一章

大将生来胆气豪,腰横秋水雁翎刀;风吹鼍鼓山河动,电闪旌旗日月高。

 天上麒麟原有种,穴中蝼蚁岂能逃;太平待诏归来日,朕与将军解战袍。

 

不知哪朝哪代,也不知是何地界,总之在这十丈红尘里有那么一处繁华热闹的皇城京师,国泰民安风调雨顺,百姓生活富足和谐文明。这一朝的皇帝叫做福瑞帝,听名字就是个很祥瑞御免的存在。他开明霸气,善治国用人,治理个偌大的天朝简直跟做红烧肉一样轻松。只可惜皇帝再英明也管不好自己的家务事。英明神武的福瑞帝的两位太子却不怎么出色。

大太子,也是新近册立的皇太子,名唤岳纳,原是祝愿他心胸宽阔可容乃山川大海的意思。无字,不过最近西学渐兴那岳纳太子也跟风给自己取了个西洋名字叫做Jack,但只在兄弟好友间流传。岳纳太子端得明眸皓齿广额凤目,天庭饱满身材颀长。打一出生就被国师断定是福禄双全之人。从小受福瑞帝亲自教导聪颖过人勤学苦读,长到如今十八岁学富五车文武双全,本来被皇帝寄予了极大希望。只是太平盛世的公子哥总有个纨绔的通病,白天特别人模人样的皇太子夜里却惯于流连酒色笙歌,谁家有酒宴都少不了他,作乐到四五更不算还总得搂个侍女歌女甚至小厮相公回府。满朝文武对他的品行颇多不满,好在福瑞帝素来信奉墨子的兼爱思想,觉得男女通吃也不会妨碍皇家香火,便也不去约束他。而且,比起另一个太子来岳纳太子的确是才干优长。

至于这位二太子,不说则已一说起来没有人不摇头的。二太子名唤洛基,论品貌才智也不低于他哥哥,甚至人情世故上还比岳纳太子强得多,从小就是个小人精,深得帝后的宠爱。大概是宠溺过度,长到十岁里的时候不知怎么就长歪了,一路奔着中二这条不归路去了。平日里无事就逗鸡惹狗调戏完了这个又作弄那个,仗着自己伶牙俐齿对谁都是含沙射影的。一个后宫就没谁没吃过他亏的。如今十六岁,原该是大展其才辅助朝政的岁数,但他这秉性实在让皇帝为难,只给他个宗正寺的闲职,派了一班人每天负责看管着不让他胡来。至于最近更有流言说洛基二太子整日跟一些江湖术士茅山老道混在一起学了好些邪门巫术,以致每天傍晚都能看到太子府被诡异的黑烟所笼罩。这事暂没传到福瑞帝耳中,不然又不知是何等的烦恼。

朝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是三朝元老皮涯杉。当年也是一腔热血忠心报国的好青年,但是年纪大了难免昏聩,子孙满堂又是党羽满朝的他也有自己的心思。

还有个位不高权不重但也是个关键人物,就是岳纳大太子的心腹,郎洛校尉。郎洛本是太子奶娘的儿子,从小与太子一处长大便做了太子伴读,后来跟随太子出入朝廷军营,学了不少眼色高低。本人也是骁勇好战的一员猛将,立下不少战功。如今郎洛校尉是一天十二个时辰紧随着太子,兼具了后世所谓“秘书”和“保镖”之职。当然也有人因为岳纳太子的风流本性谣传说校尉与太子别有些亲密不可说的关系这话暂且不谈。

 

京师的状况按下不表,单说千里之外边疆之地也有一员少年将军,名唤作罗仕棣。也是武将世家出身,从小十八般兵刃刀枪弓箭斧钺钩叉无有不会无有不精的。不过这位罗小将军最擅长的盾牌术。他那块红白蓝三色宝盾乃是罗老太爷在北方雪山上偶获的天降陨铁所铸。查阅了无数古书的门客说此铁稀世罕见名曰“振金”。这块振金三色盾伴着罗小将军驰骋战场攻无不克。更兼这光正将军今年刚及弱冠,早已是军功赫赫,凭着他的一面盾牌打得突厥回鹘薛延陀各部落俯首称臣,保得我朝北方边境的平安。

妙的是,战场上神勇无敌的罗将军,平日里却是个斯文守礼的青年,孝顺爹娘友爱兄弟礼待百姓。性格正直嫉恶如仇,最好打抱不平结交江湖英豪。平时不在校场习武就是在书房里看书画画。——这里插一句,这位罗将军的水墨也是一绝,粗粗几笔就能勾勒出大气磅礴的山水。本地乡绅名流无不以收藏其真迹为荣。——也从不进勾栏赌场,活了二十年别说沾染酒色,就连调戏下女丫鬟的事都从没发生过。总之一句话,凡“二代”该有的恶习一概没有。所以又有好事之人送他一表字曰“光正”。

如罗仕棣这么稀世古董般的存在早晚是要传到皇帝耳朵里的。一日福瑞帝吃饱了含有雨前龙井转基因大豆发酵液和精制喜马拉雅岩盐等一百零八种配方制成的宫廷御用茶叶蛋之后,龙心大悦,遂下旨召罗仕棣将军即日入京面圣领功受赏。

 

圣旨一下罗家上下顿时忙作一团。官面上管罗仕棣叫将军,其实在爹娘眼里就是个半大毛孩子,连亲都没说上一门呢。朝廷里的水又深,当年罗家祖上就是因为看不惯那些奸臣的做派才主动请缨驻守边疆。如今皇帝只令他一人入京,如何不担心?罗家老爷只得命老家人寇森把朝中礼仪细细教给仕棣,要怎么待人接物,要打点哪些关系,进了皇宫的礼仪举止。“总之一句话,不可多行一步路,不可多说一句话。”

仕棣被他念得烦躁,使个眼色与站在一边伺候的魏善。伶俐的魏善立刻明白了。“报少爷,今天下午校场有武将选拔。老爷说务必叫你准点出席不能迟到,否则军令处置。”

“哦好的那我们现在就准备一下吧。”仕棣话音未落身体已经四倍加速溜出了房间。

 

主仆二人信马由缰出了城,春和景明草原上一片郁郁葱葱,连牛羊都很悠闲。仕棣叹口气。真心不想离开家乡。京城……那是个多无趣的地方……

魏善看他一脸烦闷,也知道奉旨进京不是什么愉快的事,就拉他说话解闷。

“少爷别不高兴,我虽是个外国人也知道天朝的京城是一等一繁华热闹的场所,什么都能吃到什么都能看到。全世界稀奇珍贵的宝贝都有,什么大秦国的火浣布啊天竺的香料啊俄罗斯的熊皮烈酒啊,咱们去了可得好好开开眼界多带些特产回来孝敬老爷夫人。听说福瑞帝也是个好皇帝,这次宣你进京,必定是要好好的嘉奖你。到时候你分文不花好吃好喝好玩的呆着,我也跟着你鸡狗升天。”

“是‘鸡犬升天’。……我又不喜欢人多。再说了,我一个乡下土包子在京城里,爹的脸都不够我丢的吧。”

“进了京城也长些见识嘛。就凭你的实力以后平步青云当了大将军当宰相也不是不可以。”

“领兵打仗可比勾心斗角简单多了。上面的那些人,”仕棣的视线穿过蔚蓝天空看向深远处。“他们所想的只有操纵人心。他们不关心黎民百姓。”

魏善被他驳得无言以对,眼珠咕噜噜四下里打量时扫到口袋里装着的木炭白纸,赶紧拿了出来递到仕棣跟前。

“将军,你看着蓝天白云山青水绿的,不画点什么吗?那句诗怎么说的来着?‘风吹草地……’什么?”

“是‘风吹草低见牛羊’!”魏善抓耳挠腮的样子成功逗笑了仕棣。紧缩一天的眉头略松开些了。跟天空一样,不对,比天空更湛蓝的眼睛微微眯起看着魏善,让魏善心里一颤。于是他动作夸张的往后一仰,一手捂住心口,用他那亚非力加口音的汉语叫嚷了起来。“将军你造你的眼睛多么有撒丧力吗??被你这么一望简直就是万箭穿心啊!”

仕棣无视他的胡言乱语,席地而坐随性画了起来。魏善注视着主子英气的侧脸,挺拔的身形,心里默默感叹以后不知是哪个有福之人能得他共度一生,真是哼切呸!

此处画外音插入:这魏善不是本国人士,乃是个黑肤卷发来自亚非力加洲的奴隶,俗称“昆仑奴”,五年前被仕棣买下的。经济富裕的时候人们会收藏些奇珍异宝,对于达官贵人来说就是收藏奇人异士。“昆仑奴”就是其中之一。这魏善被买来时瘦削肮脏又语言不通,着实花了仕棣一番力气来调教他。好在这小子生性伶俐,善会看人眼色,不出半年便学会了汉语,从此跟着仕棣身边做了他贴身小厮,服侍他日常起居。又凭着亚非力加民族的歌舞天赋,很快赢得了仕棣的偏爱。


评论

热度(9)

  1. fullmoonskyhighvixen 转载了此文字
    作者脑洞太大咧!一路狂笑着看到最后。第二段快来,磕着瓜子敲桌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