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xen

一个零基础的Stucky漫画入门整理

被kk爱着的我。嘚嘚瑟瑟转了起来。 

 

土星环:

开始前先说一句:雷霆新一期出来了!冬哥帅到无极限!大家快去看啊啊啊啊啊啊啊!!!!戳这里看

大荧幕上想要看到Steve和Bucky的故事还要等等等,于是,GNS来补漫画吧!!!!(狂塞安利)

或许有些姑娘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始,于是就根据PO主自己补漫画的方式啦写了这篇入门的整理(其实我还有很多很多没补完,现在也就只看了一百多本orz)。这只是很初步的入门整理版本啦,完全不专业,但是看过了之后大家感兴趣就可以按照自己喜好一路补下去~!嗯为了下载方便我都放了下载链接、或是汉化组的原始发布链接,让我们一起感谢汉化组的天使们。

**这个整理参照了自强组的这两篇补漫指南:(1)(2)同时,下文中提及的70%的漫画都是 @老冰棍自强组 汉化的,我爱她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然后,自强组的往期存档戳这里,网速OK、硬盘有空间的GNS直接全部拖下去吧!相信我不会错的!!我是本子晚上没关一直拖完的XD

**想要买漫画的GNS可以通过亚马逊买,美亚直邮不要太方便;同时,漫威有个APP“Marvel Comics”可以在线买漫画,ios版很好用,一键购买压根停不下来orz,但是安卓据说要翻墙。一本漫画也不贵(只要rmb20~25块左右),GNS尽量也支持下官方销量吧~

**po主是脸盲症+名字记不住的重度患者,最开始很担心不认识人,后来发现完全没必要,大多数对话前都会把对方是谁点出来的囧rz。然后,Fury在漫画里是白人(但是他有眼罩所以还会认得出),Hill在漫画里是个短发黑人姑娘,其他人认制服就好了!而且完全不用担心看不懂剧情啊,因为一般下一本的开头会有上一本的前情提要把上本剧情再讲述一遍的囧rz(。)


下面是Stucky漫画入门顺序,我挑了种比较容易入门的方式XD

(一)二手科普较多、日常讨论里经常提到的部分

①冬兵审判

这个……不需要多说了吧,简直二手(N手)科普满天飞,尤其是把队长黑的不成样子=。=其实很短,一共五本,差不多半个多小时就看完了~故事非常精彩。汉化来自老冰棍自强组

链接:http://pan.baidu.com/s/1slcQsCt 密码:13yu

②内战

这个……也不需要多说了吧囧。每次看到有没看过漫画的妹子信誓旦旦说什么队长掌心藏雷炸铁人我都一脸=口=。主线一共七本,真的很短,半小时看完嗷。

链接:http://pan.baidu.com/s/1nvs777b 密码:9kwe(主线七本我存的英文的,汉化很好找大家随便一搜就是了比如这里,来自Dincide的汉化;同时下载里打包了一个V5-25美队之死,汉化来自回家结婚汉化组

内战漫画有引进,京东可以买~喜欢的妹子支持下正版吧!

③接盾

这是个比较尴尬、被掐了无数遍的话题,具体就,看漫画吧。V5美队之死第二幕梦之负担,一共六本,讲述了Bucky怎么穿上制服的。汉化来自老冰棍自强组

链接戳这里 密码:eszy

④ 蛇队刊

诶这个也不多说了。感兴趣就看下漫画好了,目前出的一共三本(包括一本序章)。汉化来自老冰棍自强组

下载戳这里

⑤美国队长V5·冬日战士

亲爹写的冬兵复活刊,队二就是根据这里改编的啦,总之就是,吃吃吃吃吃吃吃!!!ps非常喜欢队长触摸到魔方的那个设定,“remember who you are。”汉化来自回家结婚汉化组

链接:http://pan.baidu.com/s/1kV8QC67 密码:rxhm


(二)Stucky相关主线故事

(挑了最简单的补初始主线的方式,按照时间线索来的~)

①过时之人

队长苏醒来到现代的故事,其中有著名的将其他小哥认为Bucky的桥段,以及大峡谷梗。一共五本。汉化来自老冰棍自强组

下载戳这里

②美国队长V5

前面的(一)里面有推冬兵和美队之死的故事就是来自V5,V5真的非常精彩,讲述了队长在新世界的战斗、队长重新遇到Bucky唤醒Bucky与寻找Bucky、Bucky恢复记忆后的战斗、队长之死、以及Bucky成为美国队长的故事。喜欢的姑娘可以全部看一遍,一共50本,回家结婚汉化组做了8~26,老冰棍自强组做了26~50(链接可戳)。1~7似乎有两三个组做的,我木有下载orz大家自己找吧(。)

③美国队长重生

包括“谁来掌盾”的番外,讲述了队长复活的故事,以及“美国队长”头衔的归属。主线六本,序章一本,番外一本。汉化来自老冰棍自强组

下载戳这里

④围城支线

非常喜欢这里,双队长嗷嗷嗷,非常喜欢!!!只有一本,吃吃吃!!!汉化来自老冰棍自强组

下载链接 密码:o0wm

⑤V1 601~619

包含了双队长时期的战斗、冬兵审判、Bucky在俄罗斯监狱里的故事。汉化来自老冰棍自强组

下载戳这里

⑥恐怖本源

V1的619结束于Bucky从俄罗斯离开了,回到美国之后就正好赶上恐怖本源。这个大事件主线剧情似乎是超英们集体打一个大蛇丸(我只草草看了一下orz没咋懂),然后中间Bucky死翘翘了,队长超级难过,结果发现是……假死……于是揍了Fury半天(。)

具体大家看漫画啦,恐怖本源主线里两人戏份不多,主刊第三本结尾Bucky就假死了。下载是关于Steve和Bucky两人故事的支线7.1,汉化来自自强组~

对了,这本里的冬哥是po主个人觉得所有的漫画里面,画风最好看的冬哥(熊吉脸)

汉化来自老冰棍自强组。下载地址: 度盘 密码: 6be5

⑦后续

后面就是俩人自己去走主线啦,冬哥接《Winter Soldier》系列,队长接V6系列;冬哥后来去当了守墙人,队长后来血清失效把“美国队长”头衔给了Sam(美队V7系列)。再后来616(几乎)全灭,漫威开始了全新全异线这样~!(V7我只看了开头跟结尾,还在慢慢补orz。)上述都补完的姑娘们可以看V1~V4,了解更多队长的故事~

⑧新刊

616灭了之后,漫威就进展到了全新全异,也是目前在连载的新刊。冬哥刊是雷霆刊(刚刚出了第三本非常非常非常赞嗷嗷嗷嗷),队长刊就是上文提到过的蛇队刊。汉化来自老冰棍自强组

主要讲的就是,宇宙魔方变成了一个小loli(超级凶残又挺萌的那种),冬哥领着雷霆特工队带loli;同时loli改变了Steve的记忆,让他以为Hydra是个好组织什么的。

著名的WWSD梗就是出自雷霆刊。讲真这个梗po主可以吃一年,一年,一年!!!雷霆特工队第三本也出来了,Steve被魔方loli改变了记忆,但是不变的是对Bucky的信任(哭晕在厕所)啊啊啊啊啊啊啊总之大家快吃吃吃吃吃吃吃啊啊啊啊(狂塞安利)


(三)Stucky的各种番外支线

(这部分蛮散的,po主就按照自己喜好的来啦)

①浩克星球

我最喜欢的一套,总之就是喜欢喜欢喜欢,看了好多好多遍,有实体之后还买了电子版。哎有姑娘对于平行世界的队长黑化这点觉得难以介怀,倒是我压根没在意。拿着盾骑着恐龙去找Bucky的队长QAQQQQQQQ好喜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愿意看100遍!!!!

一共五本,下载戳这里,汉化为老冰棍自强组

②白

其实觉得《浩克星球》和《白》大概大多数姑娘都看过了?浩克星球最后有刀,但是白真的甜,真的甜,不甜不要钱,不甜你打我!!!!!!

一共五本,下载戳这里,汉化为老冰棍自强组

③Captain America and Bucky

亲爹写的队长和Bucky军营初识篇,Bucky是小助手设定~据说甜如初恋什么的(其实我还没看囧)

一共九本,下载戳这里,汉化来自老冰棍自强组

④复仇者侵袭组

非常喜欢这个故事,非常喜欢!!!就是讲二战时期队长和Bucky还有整个侵袭组穿越到了现代。现代这个时候已经是内战后了,Steve死了,Bucky穿着美队制服,里面冬队和二战小助手Bucky间的互动简直让我雪地狂奔300里CE捶胸式大吼啊。不多说了,大家快去吃啊啊啊啊快去吃吧QAQ

一共12本,下载戳这里,汉化为好孩子汉化组

⑤漫威·这一年

这本相信大多数姑娘都看过了?很短,只有一本,Bucky的故事,结尾就是Bucky吃三色冰棍那个XD

非常温暖的故事~冬哥帅帅帅帅到炸裂。下载地址:  度云  密码: 2fwf,汉化来自老冰棍自强组

⑥苦涩征程

这本推的纯属私心,Bucky被洗脑成为Winter Soldier时期的故事,各种吹得人脸疼的冷风、帅到爆炸的冬哥以及一言不合就发一把刀让人哭成狗。

一共五本,下载地址:度盘 密码: 6q7v 汉化来自老冰棍自强组

ps,喜欢补Bucky故事线的GNS可以补下Winter soldier(已有汉化的是14本,冬哥假死后的故事,前两本为TIF汉化组,后12本为WTH汉化组;自强组在做后面部分的汉化,期待XDDD)

⑦Hail Hydra

五本,画风有点……嗯……哪怕对于po主这种荤素不忌的人来说这个画风也有点诡异了(眼神死)。就是著名的“很多年以后复仇者找到了我他们称之为一个奇迹但是他们只找到了我”那句的出处。一旦接受了这个画风大概还萌萌哒?(并没有!)

下载戳这里,汉化为老冰棍自强组


(四)

上述的漫画里面,PO主认为的必看部分:

过时之人,V5,谁来掌盾,V1的601~619,恐怖本源7.1,绿胖星球,白

刚入坑的姑娘也可以看过(一)推荐的部分之后,先跟着大部队一起追新刊XDDD大家一起讨论会比较开心。


差不多这样了~~V6还没补,V7补了一半,猎队刊我也没补,然后我就去补马律师刊了哈哈哈哈哈orz 希望更多GNS一起看漫画!以及雷霆特工队真的好看好看好看大家快去看嗷嗷嗷!!!!(景涛狂吼脸)

ps,最后补一句,在看类似《内战》或者《雷霆特工队》这类的时候发现很多人不认得怎么办?没关系呀,po主表示我就经常装作自己认得的样子看了过去(。)不重要的人物不认得也没什么关系,重要的人物总归多出现几次就认得了(自信脸)

Ed Brubaker漫画的讨论

重要的。

Gfal029:

Ed Brubaker,1966年11月17日出生于马里兰海军医院。"Ed" 取自他作为CIA情报员的叔叔的名字,他在很小的时候跟祖母住在西弗吉尼亚州马丁斯堡。


 



  • 1968年,他和从越南返回的父亲(一位海军情报员)搬到了弗吉尼亚州的斯特林公园(位于华盛顿大都市区)



  • 1970年,他和父亲来到古巴关塔那摩湾(美国军事基地所在地),开始阅读他父亲的漫画收藏,包括:神奇四侠、绿巨人、美国队长和EC漫画(Entertaining Comics)



  • 1972年,在关塔那摩美国海军基地的小学接受初级教育



  • 1973年,随父亲搬至加利福尼亚州圣迭戈(又作圣地亚哥)



  • 1974年,父母离婚



  • 1975年,他和朋友一起画了人生中第一本漫画



  • 1980年,母亲再婚,他随父亲搬家到夏威夷



  • 1981年,开始阅读更多独立漫画,包括Epic Magazine, The Comic Journal和Cerebus



  • 1983年,在漫展上遇到Hernandez Brothers(又称Los Bros Hernandez,即三位美国漫画家Mario, Gilbert and Jaime Hernandez)



  • 1984年,在圣迭戈Comic Kingdom工作



  • 1987年,绘制Gumby 3-D的部分内容,由Blackthorne出版。之后开始创作Pajama Chronicles,也是由Blackthorne出版,但仅发行一册后就被砍



  • 其它工作经历(包括在DC做编剧,略)





Ed Brubaker于2005-2012年加入漫威:





  • 2005-2012年,他作为《美国队长》(Captain America)的编剧,将漫画中死去的人物“Bucky”以 "冬日士兵" (The Winter Soldier)的身份复活



  • 2006年,X-men: Deadly Genesis编剧



  • 2006-2009年,《夜魔侠》(Daredevil)编剧



  • 2006-2008年,与Mark Fraction一起成为《铁拳》(The Immoral Iron Fist)的编剧



  • 2006-2011年,编写作品《恶徒》(Criminal),由漫威旗下的漫画出版商Iron Comics出版



  • 2010年,《秘密复仇者》(Secret Avengers)编剧



  • 2012年,《冬日士兵》(Winter Soldier)个刊编剧





他因作品《美国队长》《夜魔侠》等多次赢得埃斯纳奖(Eisner Awards的全名是The Will Eisner Comic Industry Awards,又被称为 "漫画界的奥斯卡" )。




2014年,他作为配角在电影《美国队长:冬日士兵》中出现,他也是这部电影的顾问之一






所获奖项:





  • 2003年 棱镜奖(Prism Award),获奖作品:猫女(Catwoman)



  • 2004年 反歧视同志联盟媒体奖(GLAAD Media Awards)杰出漫画,获奖作品:猫女



  • 2006年 哈维奖(Harvey Award)最佳编剧,获奖作品:美国队长



  • 2007年 埃斯纳奖(Eisner Award)最佳编剧,获奖作品:美国队长、夜魔侠



  • 2007年 埃斯纳奖 最佳新系列漫画,获奖作品:恶徒



  • 2007年 哈维奖 最佳编剧,获奖作品:夜魔侠



  • 2008年 埃斯纳奖 最佳编剧,获奖作品:美国队长、夜魔侠、铁拳



  • 2010年 埃斯纳奖 最佳编剧,获奖作品:美国队长、夜魔侠、惊奇计划(The Marvels Project)、匿名者(Incognito)



  • 2010年 埃斯纳奖 最佳单行本,获奖作品:美国队长#601



  • 2012年 埃斯纳奖 最佳限期系列或故事线,获奖作品:恶徒







提名:





  • 1993年 埃斯纳奖 最佳编剧-画师团队提名



  • 1997年 伊酿兹漫画奖(Ignatz Award)杰出漫画小说或丛书提名



  • 1998年 哈维奖 最佳新系列提名 



  • 2000年 埃斯纳奖 最佳编剧提名



  • 2000年 埃斯纳奖 最佳迷你系列提名



  • 2007年 埃斯纳奖 最佳连载系列提名



  • 2010年 埃斯纳奖 最佳限期系列或故事线提名







《美国队长》关键词:




家庭背景


Ed Brubaker出生于军人家庭,又是在关塔那摩上的小学,从小就被海军情报员和陆战队成员包围着,对军队和老兵十分了解。这样的家庭背景和成长环境或许就可以解释他笔下美国队长形象的转变、对士兵伤痛的细致描述、漫画情节中设置精妙的阴谋以及作品中的“现实感”。




漫威美学


对话中引用了漫画学者Charles Hatfield对 "漫威美学" 的评论: " 漫威的超级英雄变得越来越复杂,越来越不稳定……超级英雄开始受到限制,他们变得脆弱……无限力量也无法得到保证。" 在提到编剧作品《夜魔侠》的时候他说 :" What's interesting about Marvel characters is they're created to be breaken." 亦可作为参考。




改变


在Ed brubaker看来,Steve Rogers不是被固定地处理为一个国家权力的领导者——他要对社会压力做出反应,不能辜负被作为美国英雄的期待。然而Steve Rogers发现他本应对抗的邪恶常常在反民主的、超级间谍似的世界中发生改变。




间谍惊悚片式的情节设置


主角身边的人随时可能背叛。他注重读者的反应和阅读感受,而不是单纯为情节担惊受怕。




镜像


尽管Ed Brubaker写出了像红骷髅、Zola、Zemo那样扭曲可怖的反派,但他会着意在情节设置中展现出超级英雄和反派之间潜在的相似之处。这种镜像感也反映在了漫画插图中,比如美国队长和冬兵:分别代表来自美国和苏联的特工。他小时候看到Bucky死了然后在漫画中不断闪回时很愤怒,后来在跟漫威签约时说:“你们要让我写美国队长,我就要让Bucky回来。”




美国“英雄崇拜”情结和国民对自身形象的讨论


美国队长之死意在探寻当国家失去标志性的形象时的反应;对文化评论员常提出的 "英雄崇拜可能威胁民主理想" 观点的讨论;美国人对自身形象看法的问题(尤其是当Bucky成为队长之后)。




漫威漫画宇宙与真实世界


Ed Brubaker提到了早期漫画中对于水门事件和尼克松的影射(即当Steve Rogers发现总统做出不法之事时抛弃了 "美国队长" 的称号,自称 "流浪者" 的情节 #163-180)。他表示漫威宇宙很像真实世界,但它不是,它是一部超英漫画,与我们的真实世界有一步之隔。




《美国队长:冬日士兵》中他扮演的角色


当采访者问他会不会在美队二出现时Ed回答不知道,还说他(跟导演罗素兄弟)请求让他在电影里被盾牌砸在脸上……然而现在大家都知道了他就是那个给亲儿子Bucky洗脑的Hydra科学家之一,在IMDb上的角色名是 "Scientist #2"(这篇采访的日期是2013年4月16日,队二美国首映是2014年3月13日)。






【完】








注:



  • 访谈内容出自Ed Brubaker: Conversations,是Conversations with Comic Artists Series系列的一本,E-book可以登陆数据库搜索题目后免费阅读(支持下载,格式是acsm,可以安装Adobe Digital Editions后打开,但出于版权问题会在7天后自动删除)对话摘录分别来自pp.22-24, pp.96-97, pp.127-129



  • 关于漫威漫画宇宙与真实世界:此处是采访者提到CA#602之后Ed的不完全回复(原文是很长的一大段解释),是否可以看作是他对自己文中某一情节引发的激烈抗议事件的个人回应?(具体漫画情节和事件就不列出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自行搜索。以上为个人推测)









补充:



  • 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



  • 我又把Daredevil和Deadpool搞混了!感谢 @塞壬的诱惑 提醒,这可是个大大大大bug!已改。请大家多多捉虫!感谢!



  • 发现一个网站:marvelcinematicuniverse 具体是什么性质的不太清楚,但上面列出的MCU时间线非常详细(包括美队系列,钢铁侠,浩克等), 有需要的小伙伴可以查看/查证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萌爆了!!!!


NEHO:

之前想說要來試試印印t-shirt而畫的小鳥們wwww

一篇很暖的火星救援同人。包医生攻马克。

授权申请中。

 

原作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972576


我是一颗恒定的卫星

作者 boopboop

翻校 uni & reverse


Mark Watney是个目光敏锐的混球。这话倒不是他自吹自擂,他妈的他已经很久都没东西可擂了——而是当你得像个大侦探一样从蛛丝马迹中寻找生存之路,而且这事不仅关乎你的性命还关乎你的精神健康时,不这么说就太蠢了。这叫反向自吹自擂,如果有这种东西的话。那吹个老二呢?也久违了。

重点是,他目光敏锐。明察秋毫。其他组员也许会以为自己很委婉,其实见鬼的他们根本没有。虽然Mark此刻因为嗑了一吨止疼片正嗨着,他还是能看穿他们的。

他们并没有特别小心翼翼地对待他。并非如此。严格来说。就算他们很小心了,Mark也因为太置身事外而没注意到。在他清醒的时候他们的表现一如往常。他们都是一群混蛋,每一个都是,即使被他们嘲笑的时候Mark仍然很喜欢他们。回到小组还没满72小时,他们就已经开始招他烦了。他跟他们说,有太空岩石作伴都比他们好,然后就睡着了,头枕在Johanssen肩上,膝盖上还搁着Vogel的一只手。指挥官在门口徘徊,双手抱胸,脸上的表情介于担忧和放心之间。他醒过来,听到Martinez在唱阿巴的歌,遂恳求Beck继续给他打镇定剂直到到家。

Beck没依他,但是他出现了并发症而且差点因此翘辫子——话说有什么理由去改掉毕生的习惯呢——他再次醒来是一百个小时之后,轻如羽毛,僵如木板,还他妈渴得要死。他眨眼醒来,看见枕边正在打呼的Beck那张脸。尽忠职守的医生直接在他旁边凑合睡了,眼圈漆黑,胸腔里的共鸣宛如电锯隆隆。

“呃……”Mark发出嘶哑的声音,引起了蜷在椅子上的Johanssen的注意。她险些掉下椅子。

“嘿!”她说。她的头发比Mark记忆里的长多了。“感觉怎么样?”

Mark花了一秒钟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最终决定答案就是果冻。他感觉自己像块果冻。绿色的那种。Johanssen对这个答案无动于衷,只耸了耸一边的肩膀。

“嗯,我们猜到了你醒来的时候肯定会有点奇怪。我是说,更加奇怪。显然,在你六根肋骨骨折并且假装自己是正义联盟成员的时候,这挺正常的。”她在跟他闲扯淡,他知道的,不过他还是发出了悲痛的呻吟。

“你够了,我跟你讨论过这个问题的。DC……和漫威,是两家公司。”他们的确讨论过。非常详尽。Vogel一直威胁要把他俩丢出气密舱。

她对他咧嘴一笑,拿起一瓶水,里面为他插好了吸管。“听你的,钢铁侠。”

Mark身边的Beck打呼噜打得愈发响亮了。“医生为什么窝在我旁边?”他不是在抱怨。问题其实不是“Beck为什么在我床上跟我一起小睡”而是“我差点在他眼皮底下死掉,他为什么都不吼我?”

“Lewis给他下药了。”Johanssen耸耸肩说。“呃,技术上来说是Vogel给他下的药,不过是她发起的。”

Beck的呼噜很吵——满腔怒火。Mark默默惊叹,但是没动。

“我不管你们给我打了多少药,等他醒过来发现怎么回事的时候,你要么叫醒我要么就录下来。等等,叫醒我并且录下来吧,两个都要。”他瞪着Beck。认识Beck的三年里他只吼过三次。想象一下这样的场景吧,这混蛋太过顽固最终指挥官不得不动用行政决议让他保持清醒。“太帅了。帅毙了。他会杀人的。可能会杀我,反正我现在任人宰割。”


“他花了68个小时重新整理你的内脏呢。他更有可能杀掉Vogel。”

“有道理,”Mark思考着。Beck和Vogel一直半玩笑半诡异地对彼此怀有一种科学宅的惺惺相惜之情,有时候还会掰掰手腕或者讨论讨论深蹲技巧。杀了Vogel的话就等于背叛了这份兄弟情。可怜的Beck。

“你以后应该避免奄奄一息,”Johanssen说。“他以为你要嗝屁的那一阵简直混账极了。”

“明白。”Mark说。“不准奄奄一息。要不就永生要不就猝死。”

“我相信你。”Johanssen说着,俯下身来亲吻他的脸颊。“我们最喜欢活着的你。”她的语气变得严肃,被她手指握住的手臂感觉很温暖,脸上被她亲过的地方感到隐隐刺痛。他眼圈发热,需要一刻独处。因为他要是现在掉眼泪的话会被人围观的。

Johanssen一定察觉了。她走向门口给他空间。消失之前她转过头对他笑笑。“天晓得为什么。”

很明显他睡过了Beck和Lewis的决战时刻,不过Martinez不辞辛劳地用语言给他重现了所有的精彩瞬间。他想看高清片源,因为Lewis和Beck都不是生气了会大吼的那型,但是很明显……

“那场景吓死人,”Martinez意犹未尽地说,“不过有点辣。”

“你欲求不满了。”Mark告诉他。

“哥们你自愿献身吗?我要是让你的血压有一丝丝不稳定Beck就会杀了我的——绝对,死得笔笔挺。”

“必他妈须的。”Beck从他背后出声。听到他声音的Mark吓了一跳,因为刚才他忘记了被谈论之人就在自己身边。Martinez不为所动,反而对他笑笑。“别再骚扰我的病人了,Martinez,”Beck说着,起身绕到Mark那侧床边。

“我想你会看出来的,是他在色诱我,”Martinez辩解道。

“他发烧发到(华氏)103度了,”Beck说。“他在说胡话。”

“本尊就在此地好吗,”Mark插嘴进来,一只手无力地挥动着试图引起他俩注意。“你毛茸茸的。为什么这么毛茸茸?”Beck穿着他那件有点太大的蓝色毛衣,高领子,袖子上有加长绒毛。

“睡觉,Watney,”他说着,给Mark的第一百零一瓶盐水做些调整。

“你才睡觉。”Mark嗫嚅着,一半意识已经模糊了。这不公平,Beck作弊。他这么说,或者想这么说,然后话没说完就睡着了。

他睡睡醒醒,无限循环。大部分时间里他分不清睡着和醒着的区别。在火星的时候他经常梦见现在自己清醒时发生的事情——组员,朋友,他们奇异的小家庭。此刻,在赫尔墨斯上,他倒是梦见之前发生的事情了。他相当混乱,不止一次尖叫着惊醒。

不过他并不孤单。Beck简直是黏在他床边了——“白痴,我是你的医生。”——不过除他之外总有别人一起陪着。他们坐在他床边打牌,下棋或者玩井字游戏。Martinez还在唱阿巴。Vogel读书给他听。Johanssen喜欢蜷成一团在他脚边打盹。他们老把Lewis扯进各种各样的辩论里。Mark每次都会在辩论中睡着不过他一个人可以抵两票。他睡去醒来的次数越多,就越觉得自己大概已经没事了。

他现在昏睡的时间少了,清醒的时间长了,其间的转换模式日趋自然。倒不是说他现在每天不用睡16个小时了,不过他已经不会在争论哪个超级英雄的制服最酷的时候突然昏睡过去。

表面上看来,他们还是跟以前还是一样。可他不一样了,他自己知道的,不一样了。也许他在戴滤镜看待他们,不过他不这么觉得。他们都变了。个人和小组都是。

这天他醒来,感觉自己被云朵紧紧裹住了,温暖舒适干净还不觉得疼了。他以为自己还在做梦。据他所知,上次就是这种情况。据Beck所知亦如此,因为他的背部正贴着床。他没作声,并不是怕Beck知道自己醒了之后会像个童子军女训导一样叽叽歪歪,而是怕自己一动就会吐出来。呕吐什么的绝对不是本日帅气行为榜单之首。Beck可以尽情地发挥保护欲,Mark也不会蠢到另作他想。不过呕吐是万万不行的。而且他的肋骨也坚决反对自己这么做。Mark尊重它们的意愿,因为在带着它们穿越行星大气层之后,这是他唯一能做的了。

Beck的肩膀拱了起来,就像他平时不爽生气或者睡眠不足时那样。鉴于Beck的执拗仅次于指挥官,Mark猜这大概不是好兆头。而且这好像是他的错。或者,至少是火星的错。就这么决定了。从此自己可以把一切都归咎于那颗行星了,——他花了一秒钟认可了这个事实,并发出咯咯的笑声。

Beck被他惊醒,一头撞上了某只医药箱。于是开始骂脏话,超大声而且有创意的那种。他转过头来,眉头紧皱,面带忧虑。不过看到Mark醒了之后他立刻笑了起来,那笑容越扩越大一直蔓延到整张脸。

“怎么了,医生?”Mark问他。

“跟你无关。”Beck说着,凑近过来,手指搭在他手腕上检查他的脉搏。他明明有各种检测仪扫描器,而且Mark身边堆满了铃啊哨子啊,但是他在某些方面就是老派得可爱。比如说他相信医生需要时不时亲自检查病人而不仅仅是依赖于科技。Mark对此没有怨言,一句都没有。“你该在睡觉的。”Beck跟他说。

“我在睡。刚才在睡。说不定还睡着呢。”Mark说。他感觉不那么想吐了。这可是个伟大的胜利。“不是吗?”

“睡着?”Beck问他,手指仍搭在他手腕上。“你这么觉得?”

Mark停下想了想,皱起眉头。“不对。如果我在做梦的话我们就该在做那种会让我跟医生陷入麻烦的事情。”

Beck的手指移开了,乖乖地停在被子上面。“Mark……”

Mark不知道他要说什么,只知道Beck摆出扑克脸就意味着他得听那些不想听的话了。“好吧好吧,”他脱口而出。“我知道了。”

“信你才有鬼。”Beck这么回答。

“真的知道了。”Mark心不在焉地挥挥手。他希望这手势能比语言更有说服力。

 “你根本不知道。”

“我知道。”

“你不知道!”

“我知道!”

Beck一甩手,离开他床边。“你就非要这么争强好胜吗混蛋?”

“我觉得这是基因问题。”Mark说。“你是见过我爸妈的。”闻言,Beck的嘴唇紧紧抿成一条不开心的直线。“噢。”Mark发现了。他一直在尽最大努力不去想象组员们在弃他而去之后的行为和想法。他自己的感情负担已经够重了,没空去考虑别人。而他们一直在加班加点,以免互相指责。“好吧,我的错。”

“你不必道歉。”Beck轻声说。他的手指回到了他的手腕处,一路下滑直至两人十指相交。他都快忘记握住别人手的感觉了。

“我太混了。”

“没错。”Beck表示同意,抬起两人紧紧相握的手撑着下巴。“我要你好起来,好吗?我会好好照顾你的。不过你得好起来。”

“第一要务。”Mark对他保证。

Beck的双唇擦过他的指关节,轻柔如羽毛。随即就走开了。“再睡一会。”

“来个纯洁的相拥而眠吧。”

“我来跟你相拥而眠!”Martinez欢乐地宣告了自己的到来并承诺给他拥抱。这真是打招呼的好方法。

“你不毛茸茸。”Mark抱怨说。“Beck比较毛茸茸。”都是毛衣的锅。好吧,肩膀也要负部分责任。还有手臂。腰以上的一切。腰以下部分得等到肋骨长好他能坐起来再说了。

Martinez有点生气了。“开玩笑,我才是适宜拥抱的典范好吗。”

“那Beck比你更适宜拥抱,——无意冒犯,不是针对你个人。”

“我们干嘛要刺激Martinez?”跟着Vogel走进来的Lewis问道。

Martinez向他们求助。“很显然,帅哥比我更适合当人形抱枕,你们说是吗?”

“我们可以放弃这个话题吗?”Beck大声说。

“不行不行。”在床尾站定的Johanssen火上浇油 “这事我们得讨论一下。”

“为了科学。”Mark肃穆地点头。

Johanssen和Martinez开始大声讨论实验参数。Beck凑近过来,用只有Mark能听到的声音说,“要是我被扒掉了上衣,我保证让你尿出荧光蓝的尿。”

Mark亮出自己最有魅力的笑容,而其他组员还在深入讨论。Martinez还没脱掉上衣他就睡着了,为此他感谢上苍。

他更感激的是自己抱着的那只有生命会呼吸的大抱枕。

“就说嘛。”Mark喃喃自语,昏昏欲睡,但是他正和家人一起安全地行进在回家路上。“毛茸茸的。”

 

萌爆!!!!


夏拾_:

how to chear a bat up 【答案是可以装成一只猫或者一只小蜘蛛。

關鍵詞點梗:羅賓制服

好长一篇咚那啥啊!!!!!

一品亂炖:

×注意CPBucky BarnesXDick Grayson


×梗概:成為了美國隊長的巴基再一次與迪克見面的時候,對方已經成為了蝙蝠俠。




巴基有大半年沒有踏入哥譚地界了,並不是因為這座城市的現任守護者跟他的前任一樣會在黑暗中悄無聲息地出現然後朝他大吼“滾出我的城市”,而是他真的很忙。




內戰的硝煙遠遠還沒有過去,每個人都籠罩在失去史蒂夫·羅傑斯的陰霾之中,作為新鮮上任的“美國隊長”,巴基永遠沒有辦法做的比他的搭檔更好。然而,通過這段時間的努力,也逐漸有人願意認同他。他忙於四處奔走拯救世界,哪裡需要美國隊長,哪裡總有他,偶爾他們還需要冬日戰士,那麼他還得一人分飾兩角。那陣子,他真恨不得自己能夠分身成好幾個人,只有不斷地去嘗試做到最好,才能夠不辱沒手上這面沉重的盾牌。




這大概也是為什麼三個月前聽聞哥譚換了一對“活力雙雄”後,他沒能第一時間趕過來參加對方的“接任儀式”。他猜或許對方生氣了,才會連續三個月,他所有的簡訊都石沉大海。但他明白,這只不過是他不願意想像對方跟自己是一樣的,所以寧可假裝他生氣了——好像說得他才是他們之間脾氣更好的那個,他來負責忍受對方,而不是對方來忍受自己。




可惜的是,這樣的幻想在他潛入蝙蝠洞的那個瞬間就被打破了。現在已經是凌晨三點多了,蝙蝠俠與羅賓的夜巡該當結束了,哥譚最近風平浪靜,巴基來以前就打聽清楚了。他知道這座罪惡腐朽之城即將醞釀更大的風暴,只是還不是現在。明明應該上床就寢的人,此時此刻就像他導師那樣,端坐在蝙蝠電腦前,留下一個黑漆漆的,陰沉又僵硬的背影。他似乎專注於稻草人最新的毒氣遊戲,絲毫都沒有覺察到冬兵的潛入,然而,巴基也不會心存僥倖,顯然他已經是一隻像樣的大蝙蝠了。




“你知道現在已經是好孩子該呆在床上的時間了吧,迪克?”冬兵利落地佔據了一個絕佳的位置,以保證他的影子能夠居高臨下地投射到眼前人身上,將他整個籠入期間。他雙手抱胸,裝作抓包了孩子的大家長,但挑起的嘴角還是不小心洩露他頑皮的情緒。




迪克沒有回頭,卻長舒了口氣,繃緊挺直的背部與肩膀也放鬆下來,他癱進了椅子裡,腦袋正好挨上了冬兵的制服。巴基今天沒有穿那套令人側目又亮眼愛國的美國隊長制服,他發現還是成為冬日戰士更容易,也更輕鬆些。“神諭今天報告了有可疑的人潛入哥譚,但完美地躲過了她的追踪,我還擔心是新入局的老玩家。你怎麼來了?沒記錯的話,美國隊長昨天還在倫敦跟外星人作戰。”




“但冬日戰士有條線準備要收了,我的獵物敢逃進哥譚,以為我就會放過他。然而我卻還要狩獵,權當放鬆放鬆。”巴基輕輕地捏了捏迪克的肩膀,發現那硬得像塊石頭,他忍不住用上些力氣與手法,迪克不由自主地更放鬆了,他甚至閉上了眼,看起來昏昏欲睡似的。“你幾天沒睡覺了?”




“有三……四天?我睡了幾個小時。”迪克蹙著眉,他倒不是故意要這麼說,巴基看得出來,他還真的有點想不起來了,太多太多的事情壓在他可憐的小腦袋裡。他不像他的導師,腦子就跟斯塔克家那個電子管家一樣能夠24小時超速運轉計算,精確可怕。迪克也聰明,可他不是蝙蝠俠,恐怕也從未想過要成為蝙蝠俠。就如同他從來沒有想過要成為美國隊長那樣,他們都沒有為此而作任何準備。那輕而易舉舉起的盾牌,那輕輕鬆鬆飛揚在背後的披風,對於他們來說,皆逾千斤重。“我不認為你有資格說我些什麼,所以無論現在你準備了多少尖刻之語,都給我噎回去,詹姆斯。”




“我還什麼都沒打算說呢。”巴基的口吻彷彿帶點委屈,好像這麼可憐的模樣,迪克就不會跟他針鋒相對了。但是,這就像傳統一樣,他們這對助手組合作的時候,免不了就是風趣幽默的調情,冷笑話般的雙關語,糟糕的粗言,還有互不相讓的反唇相譏。簡直就像為了彌補他的搭檔,跟對方的導師居然能夠和平相處而不是一言不合打起來的遺憾。“不過,成吧,我趕了一天的路,沒力氣再同你耍嘴皮子了。現在,親愛的小鳥兒,我們能去睡覺了嗎?”




“為什麼你不能自己去睡?”迪克似乎翻了個白眼,他扭過頭盯著冬兵,樣子有點生氣,“我不記得我們有過什麼高中女生的約定,一起去睡覺,一起去洗手間,一起做點什麼——我的意思是,你是成年人了,而且你是冬日戰士,你可以一個人做任何事。”




“問題在於,我有更好的選擇,為什麼非得一個人?”巴基捧著迪克的臉,俯下身去,他暫時沒有打算將這一個親密的舉動變成一個吻,因為他剛剛決定如果迪克·格雷森不去睡覺,他將一個吻都得不到。“迪克·格雷森,你的男朋友穿過了整個大西洋來見你,你卻告訴我你還在準備跟稻草人的約會?我發誓我真的會幹掉克萊恩。”




迪克被他盯得不太自在,他惱怒地揮開了巴基的手,轉過頭去。但他確實對冬兵投降了,他開始動手歸檔整理眼前這些情報與數據,另一方面,他總算開始脫下那身沉甸甸的蝙蝠裝束了。




黑暗騎士並不適合迪克,巴基從羅賓的時期就認識對方了,他見過那隻鮮豔的小鳥活潑快樂地從大蝙蝠的陰影跳出來,笑聲妖嬈,還帶著呱噪又奇怪的雙關語。他靈活敏捷的身手,讓他總能輕盈地完成匪夷所思的騰空打擊動作,那雙光潔的小腿,大概曾是絕大多數哥譚犯罪者們的噩夢。巴基從不認為自己比迪克差,他們是不一樣性質的助手,蝙蝠俠需要一個令人矚目的誘導,他好在敵人將視線都集中在那隻羅賓鳥的時候從黑暗中神出鬼沒地把他們擊倒。美國隊長卻是可移動的巨大的標靶,他以身軀吸引着敵人的活力,而巴基總會在暗處照看著他,也總在暗處偷偷地完成那些暗黑的骯髒的小任務。




那時候,他們年少氣盛地總要一爭高低。誰才是最棒的助手——他們的對話幾乎永遠都會在最後回到這個話題。那時候,他們離不開各自的搭檔,也從未想過會離開。直到夜翼與蝙蝠俠分道揚鑣,直到冬兵與美國隊長天涯永隔。




再次見面,巴基自嘲說,他起碼贏過迪克一回了,他死而復生,他被洗腦,經歷完全不一樣的人生。他成為美國隊長最不可戰勝的敵人,成為冰雪中不朽的鬼故事。他是冬日戰士。而迪克,他依舊是英雄,他和蝙蝠俠互相諒解了,他以夜翼的身份守護著一座城市,他成了正義聯盟中令人信賴的一員,他成了他往後那些兄弟不可逾越的夢想。他永遠都是黃金男孩,與巴基截然不同。他們再也不爭論到底誰才是更好的那個搭檔,因為巴基已經知道答案了。即使迪克從不這麼認為。




現在,他們又變得不再一樣了。巴基活到了聚光燈下,他一舉一動都交由全世界人民來指點評判,他不能像個暗殺者那樣從容遊走在灰色地帶裡。而迪克,他褪去那些光鮮亮麗閃閃發亮的一切,用沉鬱的黑色裹緊了自己,穿行在哥譚灰濛濛的夜空之上。他比他所知道的那個迪克·格雷森更沉默了,他不再笑,不再像只粘人的小狗狗,不再說那些糟糕的冷笑話與雙關語,把人煩得要死卻永遠沒有人會對他真正生氣。




倒是現在,巴基承認自己有那麼點生氣了。迪克漸漸地變得像以前哥譚的守護者,也像某個時期的冬兵。




“稻草人在策劃一場狂歡,我擔心那些剛剛被關進阿卡姆的混蛋們板凳沒坐熱又會跑出來。上一次我花了整整一周的時間,幾乎沒怎麼睡。”迪克揉揉眉心,這會兒他徹底鬆弛,不再是黑暗騎士模式。他有些懶洋洋地蹭上了冬兵的懷抱,困倦地閉上了眼,“抱抱我,巴基,當蝙蝠俠真是太討厭了。”




巴基扶穩了整個人癱軟在他懷裡還試圖起身的踉踉蹌蹌的人,他拉扯着對方,半拖半抱地往樓上走去。“當美國隊長也沒好到哪裡去,見鬼的,我還不能用槍,因為我現在是全美國的精神與夢想。他們好像都指望我能夠像史蒂夫一樣單手揍暈二百多個希特勒。”




“相信我,蝙蝠俠更麻煩。我有這座罪惡永遠無法結束的城市,有布魯斯的麻煩兒子,還不止一個,彼此之間還要相互看不順眼,連乖巧的提米也突然不聽我的話了。彷彿只要我不是布魯斯·韋恩,我就他媽的處理不來這所有的事情。每個瘋子——天知道他們怎麼就知道了我不是原來那個蝙蝠俠——都可以嘲弄我,認為我是冒牌貨,巴不得將我倒掛到哥譚警局門前的牆上,好像這樣他們的蝙蝠俠才會來管管他們。”迪克咕噥着向巴基抱怨了一大堆,語速又快,口音又奇怪,還帶著點困頓的鼻音,“現在管束着這座城市的是我,教導達米安的,出面處理韋恩集團事務的那個人也是我,我才是蝙蝠俠!他們憑什麼這麼不滿——不滿就和阿卡姆的小鐵窗,黑門監獄的破牆壁說去,我可是樂意效勞。”




一連串的抱怨,冬兵都認不出笑出聲來,沒有了蝙蝠俠鎧甲的迪克,才是他真正認識的那個迪克,總是唧唧喳喳地說這話,喋喋不休,嘮嘮叨叨。有時候他甚至不會在意他說了些什麼,迪克也不太會,他時不時就忘了這些話是不是以前就跟巴基提過了,又會重複講上一遍。他就是不能閉上嘴,也不能夠停下來向巴基抱怨布魯斯,抱怨蝙蝠俠。就像巴基也會向他抱怨史蒂夫,抱怨美國隊長。




當然,他們總歸還是最佳搭檔,最可以交付生死,最值得信任的人們,可布魯斯和史蒂夫有時候的確很煩人,蝙蝠俠和美國隊長就更甚。迪克總認為有一點他勝過冬兵很多,那就是蝙蝠俠後來有好多羅賓,而美國隊長卻只有這麼一個巴基·巴恩斯。但巴基卻認為迪克在這方面是永遠的輸家,唯一只會是最好的那一個。




也許迪克對布魯斯而言也是最好的那一任羅賓,往後他所有的繼任都無一例外地活在這位黃金男孩的陰影之中。首當其衝大概是死掉的那個羅賓。他拽著迪克,正好路過了那個展示櫃,那身羅賓制服還被懸掛在那兒,不同的是旁邊多了一套蝙蝠俠的制服。巴基不由自主地停住了腳步,迪克穿過的羅賓制服,被傑森·陶德繼承了,然而他死了,回來卻不再是從前的那個人。然後他從超人手中接過了蝙蝠俠的披風,以最慘烈的方式將它重新武裝到自己的身上,他成為不了他想要成為的那個人,也成為不了別人想要他成為的那個人。他覺得迪克有點像被卡在這二者之間了,就像眼前的畫面,迪克的半張臉映在羅賓制服的展示櫃上,另外半張卻出現在蝙蝠俠頭盔的陰影裡。




他們站了一會兒,迪克終於抬眼,彷彿現在才看到面前的兩個展示櫃,他苦笑一下,“我不像布魯斯那麼自虐,沒事就站在這兒看風景——偏偏這又是蝙蝠洞裡最糟糕的收藏品。蝙蝠俠一生之中最大的兩次失敗,一次他失去了羅賓,一次他讓整個哥譚失去了蝙蝠俠。哈。”




“你現在是這裡的主人了,你可以把它們都蓋起來。”




“假裝這一切都不曾發生過也不是我的風格。”迪克把腦袋往巴基肩窩裡蹭了蹭,“這對我來說是個警示,我不能夠失去我的搭檔,也不能夠再讓城市承擔一次失去蝙蝠俠的痛苦與瘋狂。”




“你已經做得很好了。”




“只有你會這麼說了。”




“你可以當作這是我們彼此的自我安慰。”巴基歪著腦袋,眨眨眼,“如果你能當好蝙蝠俠,那麼我肯定可以當好美國隊長。這就是一加一這麼簡單的推論。”




“無效推論。”迪克再次閉上了眼,巴基扯著他離開了潮濕陰暗的洞穴,重新回到溫暖可人的地面上來。他微微一笑,這是一個極其迪克·格雷森的笑容,像此時的燈光那樣閃耀,又充滿了古怪的自信與輕佻,“我們都知道,誰才是更好的那一個。”




“走著瞧。”巴基挑釁地回應,一如當年。




=


拖這麼久終於完成了 @Mostly红茶less 點的梗。


其實當時看到那個梗的時候我就想到是這個時期的這兩個人的見面,但當時一直冥思苦想不出對話,直到昨天看到她的文,一下子就豁然開朗了XDD


另外,不要在意老冰棍的時間線,誰讓他們聯動的漫畫的時候助手組那麼可愛我實在捨不得放棄那個時期XD

23232323


说一不二:

传个微博100多kb的一个图传了10分钟,电信吔屎啦……

ship了这对这么久我好像也就是第一次正经画【

writing practice 6.xx

Target language:

  1. jump th shark 玩腻了

  2. I don’t have any more luck doing than

  3. I feel like I’m losing my bearings.忍无可忍

  4. throw a stick 满大街都是。

  5. cop a tone装腔作势

 

Paring: bucky/steve/bucky

 

Bucky didn’t have any more luck finding Steve than helping improve his health. Again, another backalley fight. He felt he was losing his bearings. 

“Do you ever jump the shark?”

“What...shark?” The skinny and almost-mummified-by-dressings guy frowned, a rather stern expression. Apparently he didn’t get it. But that wouldn’t stop him from picking up fights with tough bullies.

“What’s the word, THROW A STICK!!” 

They had run out of iodine, so he had to settle for warm water to merely clean the cuts. 

“I mean, you’ve already covered the whole Brooklyn with your nosebleed. What’s next? The Queens? Steve, you’v got to stop doing this.”

Bucky finished his medcare and rose to his feet. Looking down at his stubborn friend under the shaky ceiling, Bucky formed an overwhelming shadow, almost formidable. 

Steve looked up, with one eyebrow raised, waiting for his next lecture. Yet Bucky just patted him on the shoulder, intending to knead but somehow stopped.

“Come on, Buck. Stop copping the tone. I’m grown-up and rational enough to cover my own ass.”

“Whoa, language, Stevieeee--”

“Shut up.”

The night was dark. The wind was howling outside the window, trying to squeeze through the cracks in the wall. The light inside was dim and tender, and so was Bucky.

 

Writing practice 7.1

target language:

Get sb. cold完全掌握某人

Make decisions angry

Go off half-cocked没做好准备就行事

Off the grid秘密行事

The hell if ...

Home field advantage

Be in the wrong

 

[jaytim] 

What Jason hates Tim most is that his younger brother always gets him cold. No matter how off the grid he goes, Tim will, after precise calculations and logical reasoning, find the slightest clue and then, him. 

However Tim is generally ok with this “resurrected” brother. He is not the kind to find fault with others except that in too many cases Jason makes decisions angry, as his name, “Red” Hood, indicates. Jason sometimes goes off half-cocked, which, of course, is judged by the Red Robin criteria. When dealing with these extra damages, Tim often wonders how he’s gonna do,without him or Roy around.

But tonight, Jason went too far. They two cooperated on a case of children trafficking. The target was a Citadel general. They were supposed to hold the home fied advantage since they were in Gotham. Yet Jason again ignored the plan they both agreed upon and started banging around noisily. Of course he was good. Never missed a shot. But that was not the plan!!!

The hell if he got down the alien ahead of him. Tim thought to himself.

The combat turned into a competition. With fire, and bullets, and staff, and discs, and blood everywhere, twenty minutes later, the only people on their feet were the bat brothers. The general? He got a shot in one thigh, and a kick in his face, now wailing in the dirt.  

Jason would rather die than admit that he was in the wrong. Fortunately he is quite good at making coffee, by which he hoped he could survive the long night.